当前位置:万喜彩票 > 新闻动态 >
普林斯顿开除美国两院院士,信息论圈炸开了锅
作者: 发布于:2018-10-10 06:41 文字:【大】【中】【小】

(原标题:普林斯顿开除美国两院院士,信息论圈炸开了锅 | 知社深度)

一个位高权重的两院院士,一个没有拿到Tenure的年轻教授,三个普林斯顿的女研究生,一段堪比大法官提名的争议,将要撕裂一个IEEE的专业学会。

所有的老师,引以为戒。。。

普林斯顿开除美国两院院士,信息论圈炸开了锅


爆炸性解雇

2018年9月28日晚,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校园传出爆炸性新闻。普林斯顿负责沟通事务的助理副校长向记者证实,美国科学院和工程院两院院士、国际信息论领军人物、2007年度香龙奖得主、普林斯顿大学电子工程系Eugene Higgins讲习教授Sergio Verdú博士,因为违反普林斯顿大学关于(1)禁止师生恋以及(2)在处理学校事务方面应保持诚实和配合的两项规定,已于9月24日被校方开除教职。普林斯顿大学电子工程系的网页,也已经将Sergio Verdú除名。在给记者的电子邮件中,助理副校长称Sergio Verdú的解职:

was recommended by the president and the provost after an investigation established that Dr. Verdu violated the University’s policyprohibiting Consensual Relations with Students, and its policy requiring Honesty and Cooperation in University Matters

Sergio Verdú教授1958年生于西班牙,1984年在UIUC获得博士学位。他开创了通讯领域多用户检测研究,于1993年当选IEEE Fellow,2007年因在多用户通讯及信息论方面的贡献当选美国工程院院士 ,同年荣获香农奖,并于2014年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他还曾担任IEEE信息论学会主席,是国际信息论圈位高权重的领军人物。可以想象,这样一个新闻,对圈内人士,是怎样的一个冲击。

2017年,来自韩国的女研究生Yeohee Im向普林斯顿大学指控Sergio Verdú曾涉嫌对其进行性骚扰。校方调查发现性骚扰指控成立,但对Verdú的处分仅限于8小时的行为规范培训,引发不满。有意思的是,从校方的声明来看,Verdú此次被解职,与对Yeohee Im的骚扰并无直接关系,反而是因为师生恋而不是因为性骚扰而翻船。真是一波三折、案外有案!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Verdú的这段公案,已经撕裂了国际信息论圈,火力和爆炸性都不输当前撕裂美国社会的大法官提名案。其来龙去脉,究竟如何呢?

性骚扰指控

2017年4月,Verdú来自韩国的女博士研究生Im向普林斯顿校方举报其导师涉嫌两次对其性骚扰。第一次是2017年2月,Verdú邀请Im去其家里一同观看韩国影片The Handmaiden,中文译做《小姐》或《指匠情挑》,由朴赞郁导演,曾获第69届嘎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提名。该电影具有直白的色情镜头,令Im不安,并因此向朋友求助,有短信截屏为证。但2月23日,她还是搭Verdú的车去了他家里。看电影的时候,Verdú坐在她身边,对她有肢体接触,并短暂地搂了她的肩膀。电影看完后,Im回家,满怀疑惑和不安。

普林斯顿开除美国两院院士,信息论圈炸开了锅


The Handmaiden

3月9日,Verdú再次邀请Im一同观看朴赞郁导演的另一部电影Old Boy,老男孩。第二天,两人一同去Verdú家里,各喝了两杯红酒。观影过程中Verdú再次搂了Im并轻抚其肩膀。Im不小心把红酒撒在衬衫上,Verdú为她擦洗,期间有接触她腹部,并一度将手伸进衬衫以便擦洗,也曾触及其腰部,虽然Im一再推却。

回家后,Im深感不安,给Verdú写了如下邮件,表达困扰,要求为两人相处设置合适的界限:

普林斯顿开除美国两院院士,信息论圈炸开了锅


Verdú当即回信表示同意:

普林斯顿开除美国两院院士,信息论圈炸开了锅


据Im称,其后两人关系恢复“正常”,继续保持工作联络。但是几周后,Im将这段经历告诉了系里一位助理教授,Paul Cuff。Cuff教授当即向校方做举报。

不得不提的是,Cuff教授此时正面临普林斯顿Tenure被否决的艰难境地。有人称其Tenure被否,正是因为Verdú。而2018年,Cuff博士已经离开了学术界,去了一家公司!

2017年6月9日,普林斯顿调查认定Verdú性骚扰属实,但仅给予其8小时行为规范培训的纪律处分。普林斯顿Dean of Faculty Deborah Prentice就此向Im作了解释:

when you indicated to him that he was behaving inappropriatelyhe stopped and took no further action, so under those circumstances, and given that we were treating it as a first-time offense, it doesn’t warrant his termination

也就是说,当她说不的时候,他刹车了。那么,要是她没说不呢?

两情相悦的关系?

事实上,在因为Im而调查Verdú前,普林斯顿就曾收到针对Verdú的其他指控,只是没有其他的女性愿意站出来作证。Pentice称:

There was nobody who was actually willing to come forth to substantiate any of the other allegations

原来,早在2017年2月,普林斯顿一名教授就给副教务长写匿名邮件,指控Verdú与两名前女研究生有亲密关系,亲吻的时候曾被其他学生看见并议论。而Cuff教授则称,他在2017年3月2号从另一位教授口中得知Verdú在学术会议期间亲吻女学生被人看见。而同一天,还有一位教授告诉Cuff,Verdú曾炫耀与另一位女学生有性关系。不过,其他这几位教授都没有回应记者的联系。

当天晚上,Cuff即将此事向学校举报,并提到Im是Verdú当前唯一的女学生,需要保护。而Verdú此时,可能还在筹划与Im看另一场电影!

一个月后,Im向Cuff透露了自己的经历。Cuff马上向学校做了举报。普林斯顿由此启动了调查,并在2017年6月份公布了结果和相对轻微的纪律处分。

然而,到了2017年9月,普林斯顿又获得新的信息,重新启动了针对Verdú的调查,并最终导致了他被解职。

针锋相对的争论

然而,Verdú的这段公案,从一开始就众说纷纭,存在巨大的争议。在普林斯顿校报关于Verdú与另外两名女学生亲密关系的报道下,有这么一段愤怒的读者留言,称自己是被指控的其中一位女生,所谓的亲密关系是彻头彻脑的谎言,是人恶意抹黑报复:

I’m one of the former students they are referring to. This is a total lie... “Coincidentally”, Paul Cuff has been spreading rumors everywhere thathis tenure was declined due to Verdu.

而Verdú指导的女博士后Yanina Shkel更在校报发表评论文章,捍卫Verdú,称其是Cuff教授不成功的Tenure申请的连带牺牲品:

It is frustrating for me to feel like my work, as well as the work of other intelligent and dedicated female scientists, has been reduced tocollateral damage of a former assistant professor's unsuccessful tenure case.

马里兰大学教授Anthony Ephremides则发起了支持Verdú的签名信,得到不少信息论圈内人士支持。这份写给普林斯顿的信件高度肯定了Verdú的职业操守和学术贡献,并对针对Verdú的抹黑表示愤怒,要求普林斯顿为Verdú恢复名誉。

普林斯顿开除美国两院院士,信息论圈炸开了锅


而这信件也引起了信息论圈内一些Me Too支持者的愤怒。加州理工大学Anima Anandkumar教授在推特上多次对信件发起和签名者进行讨伐,称其行为可耻,要求信息论学会理事会投票谴责这一信件,并公布了近50位签名者名单示众。

普林斯顿开除美国两院院士,信息论圈炸开了锅


Anandkumar教授的攻击当然也引起了Verdú支持者的反弹。以色列理工学院Neri Merhav教授就在推特上与她公开互怼,称她并不了解事实,米兔时代同样有许多的毁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同时,他也哀叹,这样的内斗,对于信息论圈,是一场浩劫。

普林斯顿开除美国两院院士,信息论圈炸开了锅


的确,据说信息论学会理事会吵成一锅粥,大家纷纷站队。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教授Tara Javidi发表声明,称自己经历与Shkel无异:

Prof Verdu has been considereda valuable and supporting mentor and friendfor/by some women, including Dr Shkel and myself.

但她更注意到不少女同行面对Verdú非正统行为,不得不小心翼翼:

As a result, the number of women information theorists that chose tostay awayfrom him or had to“artfully” work around his off-color remarks and boundary issueis not zero.

她也因此对Ephremides的签名信表示不满,要求理事会采取行动。

而美国工程院院士,2008年香农奖得主、斯坦福大学教授Bob Gray也发表了一份公开信,表明自己反对Ephremides签名信立场。Gray教授注意到Verdú并没有否认与Im之间的插曲,只是她和他对其行为有不同的理解:

My understanding is that Sergio has not denied that the reported events took place, but rather the validity of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ose events. To me this suggests that perhaps the training ordered by the Title IX proceedings is not inappropriate.

Gray也因此要求信息论学会讨论此事。他特别指出,不论是性骚扰行为,还是被认为性骚扰的行为,都是值得警惕的。

何去何从?

不过,事到如今,让Verdú这位两院院士丢掉饭碗的,并不是性骚扰,而是当事人都否认的师生恋!据说IEEE信息论学会,为这个事情,已经吵得四分五裂,有人甚至在推动撤销Verdú的香农奖。

如果割裂继续,谁能出来扛信息论这杆大旗呢?或者说IEEE信息论学会,也将成为连带牺牲品,没得可扛?

而普林斯顿的处理方式,对于中国学术圈的米兔运动,又有什么启迪呢?

张洁 本文来源:知社学术圈 责任编辑:张洁_NT5630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万喜彩票是全球最有公信力的彩票娱乐平台,欢迎光临万喜彩票 !!!